景深丨圖片故事:曬海帶的拉哥一家

2020-08-06 11:23:51 來源: 大眾報業·海報新聞 作者: 楊振勇

拉哥是四川大涼山布拖縣人。夫妻來榮成曬海帶已經是第四個年頭了。圖/王忠謀

早上七點,拉哥夫婦已經忙碌了三個多小時。在休息的功夫,拉哥抽支煙,妻子給剛睡醒的小兒子喂奶。圖/王忠謀

拉哥夫婦最小的兒子才四個月,大多數時間就由夫妻輪流背在身上。圖/王忠謀

四歲的兒子經常充當爸媽的助手,照看小弟弟。圖/王忠謀

這個曬場依山面海,有近兩平方公里。拉哥家的曬場就在其中,面積約六畝地,這排平房就是他們的家。圖/王忠謀

雖然離“家”很近,但妻子經常在曬場上喂孩子,為的是節省時間。圖/王忠謀

爸媽帶著弟弟曬海帶時,大兒子就在屋里玩手機。圖/王忠謀

這樣的動作看著很詩意,但每天重復幾千次,拉哥夫婦經常感到腰酸背疼腿抽筋。圖/王忠謀

背上的斑斑汗漬就像海帶上的甘露醇。圖/王忠謀

累了,抽支煙、喝罐啤酒,逗小兒子玩玩,這是拉哥一天最幸福的時候。圖/王忠謀

曬海帶實行計件工資,每捆3.5元。拉哥在清點勞動成果,今天曬了195 捆。圖/王忠謀

日落西山,天漸漸暗下來。 拉哥夫婦還在忙碌著,下午接的一車海帶全攤晾開才能收工。圖/王忠謀

沒有產假。從來榮成的第一天起,妻子就和拉哥共同扛起了生活的擔子。圖/王忠謀

晚上七點多了,妻子才回屋吃晚飯-中午剩的米飯、海帶絲和辣醬。圖/王忠謀

拉哥不善言談,但心里門兒清。他利用閑暇時間學會了開拖拉機。希望將來自己也能擁有一臺拖拉機或汽車,跑跑運輸。圖/王忠謀

眼下的日子雖清苦,但心中的夢想讓拉哥夫婦身上不斷煥發出力量,辛勤勞動,供孩子上學讀書,改變命運。圖/王忠謀

  【圖片故事】

  嘭-嘭-嘭-,遠處隱約傳來拖拉機的聲音。

  拉哥和妻子幾乎同時本能地從炕上爬起來?纯幢,凌晨四點。運海帶的拖拉機來了。

  簡單洗漱之后,看一眼仍在熟睡的兩個孩子,夫妻倆走出房門。

  門外就是依山面海的曬場。一陣海風夾雜著海帶味道吹來,夫妻倆才覺得真正醒了盹……

  地處山東半島最東端的榮成市,三面臨海,海域廣闊,這里是我國海帶主產區,年產量約占全國四成。每年四月到七月的“海帶收割季”,會有兩三萬外地人云集這里。紅瓦綠樹、碧海藍天、褐色海帶和往來穿梭小船拖拉機,身著各色服裝的曬海帶人點綴其間,組成一道特有的海濱景象。

  拉哥身份證上的名子叫偉什拉子,“拉哥”是他的網名。他是四川大涼山州布拖縣人,彝族。布拖縣地處山區,最高海拔3891米,最低海拔535米,山高坡陡,土地貧瘠,是“貧困縣”。來山東榮成曬海帶是不少當地人擺脫貧困的措施之一。

  拉哥夫婦來這里曬海帶已是第四個年頭了。今年三月,小兒子出生。拉哥本想等小兒子過了“百歲”再來。妻子說,一年就四個月曬海帶時間,錯過了,一年的生活靠什么?

  剛滿月,倆人就帶著兩個兒子輾轉2000多公里來到這里。來時說好的,他曬海帶,妻子做飯帶孩子?蓙淼胶,妻子堅持一起干,多一個人,多一份力量。

  拗不過妻子,拉哥去附近村里買了兩只母雞燉湯,表達對妻子的感謝,也算給她補補身子。平時的飯食就是饅頭米飯就著辣醬、海帶絲。

  卸車、攤晾......一天的勞作又開始了。

  海帶保存有鹽水腌漬、曬干兩種方式,以曬干保存為主。

  收割來的鮮海帶必須盡快攤晾開,天氣晴好,當日就能曬干。遇上陰雨天氣,必須將未干的海帶集中起來,用雨布苫蓋好,等天晴了再次攤開曬干。

  拉哥一家住的平房就在曬場內。一張磚炕占去了一半,另一半就是他們的客廳、餐廳和廚房。雖然簡陋,但便于干活和照顧孩子。

  曬場依山面海,比較偏僻。加上人地兩生,語言不通,拉哥一家和本地人很少交往。閑暇時,就和同村現在又是隔壁鄰居的阿強一家聊聊天。

  晾曬海帶實行“計件工資”,每捆3.5元。天氣晴好時,拉哥夫妻一天能曬100多捆。除去來回路費和一家四口在這里的生活支出,四個月下來能帶三萬多塊錢回大涼山。

  “山東人仗義,不拖欠工錢”。拉哥這句話道出了大涼山彝族同胞相約來這里的主要原因。

  烈日下、沙灘上、海風中,彎腰低頭擺動雙臂的晾曬海帶動作,每天要重復幾千次。

  拉哥今年28歲,父親已經去世。留守的母親在家打理著農田。

  七點多了,天漸漸暗下來。拉哥夫婦仍在忙碌著,必須把下午接的一車海帶全攤晾開才能收工。

  每天工作十五六個小時,拉哥夫婦常常感到腰酸背痛腿抽筋,晚上收工后連吃飯的勁都沒有了。真想第二天給自己放個假。

  但想想家里的老人,想想供孩子上學讀書、改變命運的夢想,第二天拂曉,兩口子又出現在曬場上。(文字/王忠謀

責任編輯:張明月

推薦閱讀
相關新聞
河南十一选五玩法规则